廣州聯莊科技有限公司

安踏又被做空了!原因何在

文章出處:廣州聯莊科技有限公司 人氣:-發表時間:2019-07-10

作為紡織行業防水劑資訊前沿的小編,怎么能不關注紡織行業相關的信息呢?德科納米防水劑小編了解到,昨天安踏被做空的消息上了熱搜,其中發生了什么事,原因何在?

 

當安踏體育(02020.HK)與耐克、阿迪、李寧等體育品牌,在大洋彼岸陷入NBA狀元秀錫安的天價代言爭奪戰時,自家后院卻著了火。

 

78日、9日,美國做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向安踏射出兩顆“子彈”,直指這家中國最大的體育用品公司,利潤率過高、財務造假、有意欺騙外部投資者。

 

安踏股價一度應聲跌幅超過8%,蒸發市值近110億港元,并緊急停牌辟謠。不過,下跌趨勢在第二日停止,安踏股價上漲0.2%,收盤價為每股51.35港元。

 

這是13個月之內,安踏遭到的第三次被做空。

安踏被做空原因

 

此前,在20186月及20195月, GMT Research、Blue Orca Capital兩家機構發布做空報告,指控安踏涉嫌財務造假。

 

就渾水此番做空安踏攻防戰中的關鍵疑難,《棱鏡》在此一一拆解。

 

安踏操控經銷商之謎

 

渾水的第一篇做空報告直指安踏操控旗下經營商,粉飾上市公司報表。

 

其中,廣州市安大貿易發展有限公司是關鍵主體,其屬于獨立于安踏的一級經銷商。但在做空機構渾水看來,安踏通過隱秘手段控制安大至今。

 

渾水列舉的證據包括:現任安踏營銷總裁兼執行董事的吳永華,在20177月之前,一直擔任安大監事一職;吳的堂兄吳文侯妻子林愛民擔任安大法律代表;安踏董事局主席丁世忠的妹夫丁清亮,則自2005年起,至少持有安大25%的注冊資本。

 

《棱鏡》查詢工商資料所知,截至目前,丁清亮仍持有廣州安大41.25%的注冊資本,并擔任經理。林愛民亦持股41.25%,并擔任執行董事,陳丁龍持股17.5%。

 

在這份名為“鍋里的老鼠屎”做空報告中,渾水列舉了包括安大在內的27家經銷商,并稱其均被安踏隱秘控制,手段包括投資入股,插手人力資源、財務等部門員工招聘等,這些被秘密控制的經銷商占到安踏總銷售額的70%左右。

 

“我們認為,控制分銷商的目的,是欺詐性地夸大安踏的報告收入,或減少其報告費用。安踏的利潤率長期以來遠超其他中國競爭對手,這種明顯的利潤優勢,是因為安踏通過與分銷商的關系欺詐操縱其財務狀況?!睖喫趫蟾嬷袑懙?,安踏一級經銷商的信貸數據顯示,其毛利率為7%8%,凈利潤率接近于零,而真正獨立的一級分銷商毛利潤率約為30%35%。

 

對比安踏與李寧等其他國內體育品牌,不難發現,安踏多項財務指標明顯高于同行,這成為渾水等做空機構攻擊它的重點。

 

近三年,安踏毛利率分別為48.4%、49.4%、52.6%,凈利率分別為17.9%、18.5%、17%,能直觀反映經銷商現金流的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則分別為38天、40天、34天。

 

上述做法在安踏內部并非秘密,只是渾水捅破了這層紙。

 

不過,令外界困惑的是,與一般掏空上市公司不同,按照渾水的報告,安踏在有意壓縮經銷商利潤,并將其費用轉移在上市公司之外,從而做高上市公司利潤,這利于推高公司股價。

 

“安踏高管近五年沒減持過股票,大股東從未質押過一股股票?!?span style="font-family:Calibri">79日早間,安踏針對渾水指控發出澄清公告的同時,安踏公關部還格外強調了這一點。

 

與此同時,安踏集團總裁鄭捷亦在朋友圈強調,“上市12年,我們總是不斷追求運營的卓越,以期為廣大股東帶來更好回報,而大股東也從未質押過一股股票,來套現它用?!?/span>

 

截止目前,丁世忠家族持股安踏比例超過60%。

 

從安踏公告內容來看,其確信上述25家分銷商為獨立的第三方,擁有獨立的財務與人力資源功能,但也透露了其與經銷商的親密關系。

 

比如安踏將分銷商視為安踏品牌的一份子,有時候部分分銷商為了業務推廣便利,會自稱安踏的子公司或分公司,而并非以法律定義來表述;為支持分銷商,安踏還允許分銷商使用品牌名稱“安踏”,品牌標志,以及電子郵件域名,通訊地址等其他行政工具。

 

渾水對此指控道,安大的SAIC文件中則使用了以anta.cn為地址的郵箱,“如果一個分銷商是真正獨立的,那么供應商的聯系方式(郵箱)與安踏公司的聯系方式一致,這似乎顯得很不尋?!?。

 

“安踏為分銷商及高級管理層定期組織企業文化及戰略研討會,以確保安踏戰略從品牌層面到分銷商及其加盟商管理的零售終端,保持一致及有效溝通。盡管有該等指引及討論,分銷商負責作出最終商業決定及自負盈虧?!卑蔡す嬷谢貞?。

 

安踏集團總裁鄭捷曾對懶熊體育表示,“我們大部分的經銷商只做安踏的生意,除了安踏之外還做其他品牌的是極少數。如果要我給我們經銷商對品牌公司發出指令后執行的效果來打分的話,我覺得至少是90分左右。

 

內部人賤賣資產成立否

 

經銷商之謎余波未平,渾水的“攻擊”還在繼續,其又扒出了一樁十年前的資產買賣,指控安踏內部人賤賣上市公司資產,謀取私利。

 

上述資產即為一家名叫“上海鋒線”的公司。

 

在安踏2007年赴港IPO時的招股說明書顯示,上海鋒線于200610月成立,負責阿迪達斯、銳步、Kappa三家品牌的零售業務,擁有北京、廣州、哈爾濱、蘇州、廈門五家附屬分公司。

 

2008516日,安踏公告稱,以1.874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將上海鋒線出售予獨立第三方江蘇和盛投資擔保發展有限公司,其中0.06億元人民幣為股權實付款,另外1.814億元人民幣為上海鋒線拖欠安踏的免息應收賬款,這意味這筆賬款的付款義務將由江蘇和盛來承擔。

 

安踏公告透露,截止20084月底,上海鋒線及附屬公司的未經審核綜合資產凈值約為0.06億元人民幣,其2007年營收達到1.937億元人民幣,凈虧損約為0.055億元人民幣,2006年凈虧損約為52.9萬元人民幣。與之對比,安踏品牌2007年營收則達到29.887億元人民幣,經營利潤達到4.947億元人民幣。

 

對于出售理由,安踏當時的公告稱,日后要專注運動服飾品牌管理業務,這將帶來比分銷零售業務更高的回報。這意味著,安踏放棄國際品牌的渠道代理業務,專注安踏自有品牌業務。

 

對于這筆資產處置,渾水認為,安踏聲稱已經對上海鋒線投資了8120萬港元,而買方(江蘇和盛)很明顯是一個被利用的殼公司,上海鋒線的處置價格顯著低于其內在價值(假設宣稱的代價已真實付出),買方隨后在200811月,將上海鋒線轉手予第三方,交易價格為2000萬元,并在201010月注銷了公司(江蘇和盛),“這一舉動印證了出售鋒線資產屬于腐敗行為,以及和盛是名副其實的殼公司,而所謂第三方受讓人名為陳丁龍?!?/span>

 

查詢安踏公告所知,上述報告提及的8120萬港元,為安踏IPO時募集的6.957億港元當中用于開展國際品牌零售業務的一部分投入,剩余6.145億港元用于收購國際品牌。

 

渾水稱,上述交易發生時,陳丁龍持有廣州安大35%股份,而安大系安踏關聯公司,陳丁龍目前負責安踏收購的香港童裝品牌小笑牛KingKow,和盛隨后任命吳則清擔任鋒線法人,而吳則清目前仍在安踏任職。

 

查詢工商資料所知,上海鋒線上海鋒線體育用品有限公司中,目前陳丁龍100%持股,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李丹為監事。江蘇和盛投資擔保發展有限公司目前狀態確“已注銷”。

 

對于渾水的指控,安踏9日午間公告予以否認,“董事會認為有關指控并不準確及具誤導性”。不過,安踏并未給出更多信息予以證偽。

 

資本市場對于渾水做空似乎“習以為?!?,安踏股價在8日大跌7.32%后,9日開始止跌上漲,收盤時漲幅0.2%。

 


此文關鍵詞:安踏做空

返回頂部

自拍 另类 综合 欧美